浅议戏曲现代化中的“跨界”现象

编辑:小豹子/2018-09-30 15:22

  【提要】新世纪以来,中国戏剧界的“跨界”创作无疑成为一种普遍现象,不仅涌现出多位游走于话剧、戏曲(多为不同地方剧种)以及影视剧等不同艺术形式之间的“多面手”剧作家,更出现诸多介入戏曲创作的话剧导演,形成独具中国特色的话剧导演介入戏曲创作的现象。

  ■ 周慧

  新世纪以来,中国戏剧界的“跨界”创作成为一种普遍现象。然而,戏曲与话剧毕竟是两种不同的艺术形式。与话剧相比,戏曲艺术有许多不同于话剧的独特审美方式,从剧本结构到表演技法,从观演关系到音乐音响,从假定性手段到戏剧节奏等。需要进一步明确的是,戏曲并非是一个具体的艺术形式,而是一个包括近300个剧种在内的中国传统表演艺术形式的统称。面对着形成于不同地域,历史长短不一、气质风格各异的不同地方剧种,话剧导演又应该有着怎样的姿态,并做出怎样的准备呢?

  认清戏曲存世价值

  相对于话剧而言,中国戏曲是一个独立而又完整的概念,指的是一种融合了文学、音乐、舞蹈、美术、杂技、表演等多种艺术形式在内、历史悠久的舞台艺术形式,具有综合性、虚拟性、程式性等主要艺术特征。但是,由于所产生和发展的环境不同,所赖以生存和成长的历史文化土壤不同,所形成时间的长短不同等原因,各类地方剧种的内在精神、风格气质、艺术神韵、审美原则、程式化水平等各具特点。

  由此,我们方可见到昆曲的精美典雅、京剧的大气雍容、豫剧的粗犷奔放、秦腔的高亢激昂、越剧的温婉细腻、黄梅戏的质朴清新……这种独特的精神、风格和气韵,既决定着一个剧种的题材选择、表达方式、艺术手段、舞台样式等,又影响着人们对它的审美期待和价值判断。如越剧、黄梅戏、沪剧、采茶戏擅长表现家长里短,男女之间的恩恩怨怨、生离死别等小情感;京剧、豫剧、秦腔等剧种擅长表现国恨家仇,人物胸怀等比较大的内容。一个剧种的风格气质,除决定着其题材选择外,同样影响着它的表达方式,正如罗怀臻老师曾经说的那样,“昆曲是哼的,越剧是吟的,秦腔是吼的……”这里,仅一个简单的“哼、吟、吼”,即明确地指出了不同剧种的不同表达方式,或如林间清风,或如山涧流水,或如一望无尽的滚滚波涛……各具特色,各有不同。因此,要进行地方剧种的创作,除要做出戏曲与话剧思维的转换外,导演首先要做到的便是认清每一个剧种的内在精神、气质神韵,了解每一个剧种的独特存世价值,这不仅是进行地方剧种创作的必备前提,更是每一部剧目成功的关键所在。

  认同剧种生命基因

  话剧导演介入地方剧种创作更重要的是,能够实现与这一剧种之间的相互认同和彼此融合。这种认同与融合,不仅是进入“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之艺术创作最佳境界的必由之路,更是娴熟地驾驭这一剧种将其作为艺术创作之形式与载体的必要准备。

  话剧和戏曲,不同的地方剧种之间本无高下之分,并且每一种艺术形式、每一个地方剧种都有其自身独特的价值和特征,都有着我们不曾想到的魅力和神奇所在。所以,话剧导演介入地方剧种创作,首先是要保持对这一剧种应有的敬畏和尊重,以一种澄净和虔诚的心态去走近它、认识它、了解它。

  其次,要放下身段、敞开胸怀学做小学生。要对这一剧种的发展历史,它所生存的地域环境、文化背景、风土人情及民风民俗等做充分的掌握和了解;要对这一剧种的艺术特征、创作规律、文本体例、音乐声腔、风格样式、表演方式和技术手段等有足够的认知和体会。其中最为不可缺少的即是对这一剧种的经典代表剧目与新创优秀剧目的一定数量的观看。使这一剧种走进自己的内心,在使自身得到充分熏陶和感染的同时,努力能够让自己的艺术生命投射到这一剧种中去。

  最后,要努力在此基础上实现层次和境界上的提升。从对该剧种感性的认识上升到对其理性的认知;从对其外在的把握深入到对其内在的理解;从表现出的语言道白、音乐声腔、艺术样式、表现手段等可视可听可感的内容拓展到品格风貌、表达方式、内在精神、生命基因等更具美学意味的层面上来。

  由表及里,由浅至深,由低到高,从而最终实现和剧种之间心有灵犀般的认同与融合。

  观照自我精心取舍

  话剧导演介入地方剧种创作时,应该对自我积累和原有储备进行必要的甄别、选择和取舍。

  首先,要提及地方剧种中的程式运用问题。由于中国传统戏曲所具有的“写意”这一美学特质,写意性、虚拟性和程式化似乎是毫无疑问的。但是,不同地方剧种程式化的成熟完善程度不同。一般而言,昆曲、徽剧、汉剧及京剧等发展历史较为悠久的剧种,其程式化程度相对较高,而黄梅戏、花鼓戏、淮剧、沪剧等较为年轻的剧种,对戏曲传统程式的运用则相对没那么严格。例如黄梅戏《徽州女人》和甬剧《典妻》,几乎完全抛弃了原有的戏曲程式化表现手段,而是依据剧情发展和人物塑造的需要特意编排了适合于这一剧目的舞蹈动作。因此,话剧导演介入地方剧种创作,应根据不同剧种的自身特点做出考量与选择,用或不用、用多用少、怎么用,是化用旧有的程式、还是创造新的程式,都应该因剧种而异、因剧目所表现的题材而异。

  其次,关于现代演剧观念中舞台设计(制作)、灯光设计、音乐音响等艺术手段的综合运用也值得探讨。现代演剧观念和中国戏曲传统的表演手法(技法)相结合,是当今戏曲发展的必然要求,也是戏曲现代化的必经之路。但是,这种结合也同样要依据不同剧种的不同特点进行针对性的探索。从目前地方剧种的实际演出情况来看,舞台设计和制作的分量占有相当大的比重,有些确实给人以心旷神怡之感,但有些也会令人心生厌烦。

  为此,手段繁多的话剧导演在进行地方剧种的创作之时,一定要根据剧种的实际情况认真思考,以确保地方剧种本身所具有的戏曲特质、本体特征和地域特色,切莫一股脑地将所有剧种都改造为统一模式的“话剧加唱”。

  日前,由合肥市广播电视台、省新四军历史研究会淮海委员会、省电影电视评论学会、省高校影视戏剧研究会联合主办的“致敬老兵、重温历史”系列活动在合肥启动。系列活动内容包括“寻找身边抗战老兵”“致敬抗战老兵征文比赛”,将“老兵故事”编撰入省新四军研究会的抗战历史著作,以及邀请老兵和家属参加《百团大战》观影会等。与会人士还探讨了如何借助社会力量协助政府部门更好帮扶抗战老兵等公益话题。据悉,本次活动也是“国仁杯”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抗战剧评大赛系列活动之一。

  (晋文婧)

  古诗云:“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中秋是阖家团圆的好时节,也是各大酒企一年一度中尤为重视的销售时段。今年中秋、国庆之间仅隔三天,在双节“包夹”之下,白酒市场空前热闹,各大酒企迎来下半年的第一个销售旺季。

  家人团聚中档白酒大受青睐

  长江路三里庵家乐福超市内,节日商品琳琅满目。酒水区白酒的货堆陈列分外抢眼。笔者看见一位中年男士在购买酒,主动上前打招呼:“买酒准备走亲戚呀? ”“是呀。 ”该男士一边将一件宣酒放进购物车内一边回答。距离中秋还有三天时间,来这里购买酒水的人仍很多。

  笔者发现,在购买酒的人群中主要是以家人团聚、走亲访友和孝敬长辈的居多,“每年中秋都雷打不动要回去和父母团聚,酒桌上一年到头敬客户敬领导,过节了,最应该敬一敬的是父母。 ”正在超市购买酒水的张先生说。在谈到为什么购买宣酒时,张先生表示:“宣酒口感好,不上头,七八十块钱的价位,作为我们这样的家庭,很适合。 ”

  在茂林路的一家社区店内,老板孙女士说,“今年的白酒消费明显好于往年,我们也格外重视,早早就备好货。 ”在谈到哪些品牌卖的好一些时,孙女士表示:“今年跟去年差不多,主要还是集中在本省的几个主要品牌上。老百姓过节送人买酒要考虑牌子、价格。像宣酒,买的人很多,主要还是价格适中,口感好。商品是根据市场来的,老百姓心里自有一杆称。 ”

  走亲访友越来越多人选择宣酒

  传统节日中,中秋团圆的氛围比较浓,有些市民早早就开始为过节做准备。除了家人团聚,过节给亲戚长辈“走节”,酒的用量也很大。 “作为小辈,每次回家都会带几件酒,宣酒这几年很流行,喝的人多,打算买这个酒回家送亲戚长辈。 ”准备回家过节的小刘说。

  和平路名仕烟酒店老板周先生做生意二十多年了,过节前半个月,他已经卖出去400多件酒,其中宣酒就占到150件,预计节前这两天还会再卖出去一些。他说:“每年好卖的酒也就那么几个牌子,宣酒的口感和价位很适合一般工薪阶层的消费,今年感觉比往年卖得要好。 ”

  日前,由省文化馆、泗县县委宣传部、泗县文广新局主办的泗县农民画展在安徽画廊展出。此次展出的近90幅书画作品,题材多表现农民现实生活,或秀美飘逸、或雄浑激荡,透露出农民艺术家的情怀与心声。参展作者中既有12岁的孩子,也有83岁的老者,部分优秀作者曾在全国级比赛中获奖。今年7月,泗县农民书画院成立,吸引了当地更多的农民朋友学习书画创作。

  (朝宏)

  近日,由省书法家协会主办的安徽省第十二届少儿书法展现场电视决赛,在省城徽园书法馆举行。电视决赛共有100名选手参加。比凤凰彩票娱乐平台(5557713.com)赛内容包括现场命题书写、评委现场评分、现场点评、现场示范等环节。经过综合评选,最终评出一等奖10人、二等奖15人、三等奖25人。本次现场电视决赛运用现代多媒体技术,综合考验了参赛选手的书写水平和心理素质。

  (刘少强)

  ■ 夏靖

  许辉先生出新作,这次不是小说,也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文学散文。这部《涡河边的老子》,用作者的话来说,内容主要是对传统文化经典《老子》的阅读感悟,并非是对《老子》进行文本研究,而是对《老子》思想的个人化、随笔化鉴赏。

  书名为《涡河边的老子》,我认为再妥当不过。自古以来,无论中外,水总是孕育着文明(有的是河流,有的是海洋),现实世界的河边或许已布满了现代化的钢铁丛林,不见了杨柳岸与十里堤;然而在文学的高峰上眺望“河边”,我们仍能窥见昔日的些许繁华盛景,它成为历史文化的意义载体。在法国哲学家米歇尔·福柯看来,“水质是一种晦暗的无序状态,一种流动的浑沌,是一切事物的发展和归宿,是与明快的、成熟稳定的精神相对立的。 ”然而,在老子的哲学体系中,无序也是一种“序”,浑沌本身也可以自成体系。当然,我们不必陷入简单二元对立的泥潭。老子的思想是概括的、抽象的、思辨的,它强调个体内在的感悟与修为,而非简单粗暴的行动纲领。许辉在《道经·一章》的感悟中写到:“哲学上的模糊,是概念上的明确,内容上的模糊……老子的哲学就是一套不确定、不量化、不固化、不僵化、如水随形的系统。”这是一个很准确的把握,以“水”来总括老子哲学的特点,十分精当。

  既然不是一部学术论著,它的可读性自然可以让普通读者放心,只要是对《老子》有大致了解的读者,都可以很轻松地阅读下去。曾经,许辉的文字始终是他所有作品中最令人激赏的元素之一,这在他的中短篇小说中表现得尤为明显。他的文字有一种朴素的美感,不经意间就创造出独特的审美意境。朴素而不普通,平淡而有韵味,这对作家的笔力要求很高。在这部《凤凰彩票官网(fh03.cc)涡河边的老子》中,许辉笔下的文字更多的是平实、晓畅的,像是与读者一边喝着茶,一边聊着天儿,十分自然随意。对于自己的疑惑、不解,他也毫不避讳,皆在“困扰”一栏中尽显,可谓本色。许辉将自己置于《老子》的“读者”的位置,而不是“研究者”,他与读者的关系就像是共同的探索者。因此我建议,读这本书,最好带着闲庭信步般的平和心境,让自己的思维与作者的思维交汇、碰撞,有所得,便是收获。

  实际上,近些年来市面上这种冠以“心得”、“感悟”的“重读经典”类作品数不胜数,然而认真的读者会发现,这些所谓“重读”不过是将传统文化的思想生搬硬套,用以解释当下的现实问题,有个人的、集体的、情感的、社会的,不一而足。可是,当传统语境下的话语被挟持着强行进入现代语境后,它的能指与所指不可避免地被割裂,产生各种各样的“误读”(无论有意或无意)。可以说,这些对经典的“重读”并不是从经典的文本出发,而是直指现实,甚至指向市场,更像是信息生产而非文化生产。现代传媒的高度发展,深刻改变了文化接受的方式,它在简捷、高效的同时削弱了接受者的主体性再创造。在网络时代,每个人都是信息的发送者、传播者与接受者,但庞杂的“信息”反映的未必是现实,“现实”也未必是真实。强大的社会舆论导向和受众不加思辨的群体心理,使得一些作家、学者在创作时直接把隐含读者等同为观众、听众或是普通消费者。当这种貌似“众声喧哗”般的狂欢不是出于个体的自由选择,而是被公众话语裹挟时,传统文化的内在精神也在此消解。

  许辉的《涡河边的老子》没有落入这种模式,这是值得庆幸的。他在全书第二卷《<老子>之外》中说,“这是一本‘许辉和《老子》单独在一起’类型的书。 《老子》是许辉的《老子》,不是别人的《老子》,别人有别人的《老子》,那也不是许辉的《老子》”;进而又说这是一本“散扯、散漫的闲谈书”。作者显然有自谦之意,但对于本书来说,这应该是一个比较准确的定位。闲话、漫谈的文风读来令人畅快、轻松,有时会削弱文字的力量以及文字背后的思想深度,但同时也带来自由、灵活的表达方式。举个例子来说,《道经·十二章》里老子提倡“不求声色、抛弃物欲”的道德修为,作者没有将其简单地阐释为 “清心寡欲、修身养性”这一容易庸俗化的命题,而是联系到老子多次提到的 “自然、自正、自朴、自均”,进而发现这种道德修为其实强调的是对自身的关注和负责。而对自身负责的人,不但会影响到自己命运,还会影响到他人的命运乃至整个集体的命运。这种修为不但不抹杀个性,反而以“贵身、爱身、惜身”的态度,强调了个体的独立性、能动性和开发性,在此,作者精辟地指出老子这种思想与西方文化精神的相通之处。至此,这种思考还未止步,他在此基础上继续追问人的生存策略、生存目标,以及精神资源和物质资源如何合理分配的问题。这样,作者的思维就如河流一般肆意蔓延,不断旁及支流,形成一张网,但这河流的源头,始终源于《老子》这座大山。这种恣意的意识流动,或许不能直接解决读者对具体问题的疑惑,但它提供了某种思考的维度,也与当下的“重读经典”通俗写作保持了距离。

  熟悉许辉作品的读者,一定对他的乡土味小说印象深刻,这些作品中洋溢着浓厚的淮北平原的乡土气息。这一次,许辉换了一种形式,不再以小说为载体,转而走入传统经典的世界。据他所说,《涡河边的老子》是他要写的一个系列中的一部,这个系列地理上规范在淮河流域之内,这个流域的思想产出改变了中国,影响了世界。很显然,许辉是想通过淮河流域的思想巨人们来观照淮河流域的历史文化,应该说他给自己的任务不轻。其实类似的努力早已有人尝试,发轫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之交的长篇“文化散文”就是杰出代表。只是,如今这种文学形式由于多种原因逐渐失去了活力,或是由于文体本身在不断的模仿与被模仿中失去个性,趋于同质化,或是由于一些非文学因素的介入导致公众视线的转移和读者的流失。许辉的这种努力,却可视为一种颇为新颖的尝试,即他所说的,“期望这些以淮河流域为地理和文化范围的读书、写作,能逐渐谈出点淮河文化的特征来”,这种以点带面式的探索有其高明之处。纵然现如今的“淮河文化”作为中原文化的一隅,其特异性并不很明显,想要具体而微地把握它已经很难;然而任何一个文化圈,必然有其“圆心”,这个“圆心”不是地理的坐标,而是这种区域文化的历史原型。无论是《老子》、《庄子》、《管子》还是《淮南子》,它们作为淮河文化的源头,确定了淮河文化的基本类型,作为一种集体意识融入了每个淮河子孙的精神世界。任何一种文化都不是空中楼阁,它扎根于土地,也因此生生不息。

  伴随《涡河边的老子》问世,许辉作为向导,带着我们开始了淮河文化的寻根之旅。它像一条恣意流淌的河流,载着我们,隐约窥见了淮河平原的大地一角,随着探索的深入,还有更广阔的世界等着我们去发现。

  

  自“单独二孩”生育正式启动实施以来,长丰县吴山镇认真谋划,积极行动,精心部署,结合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充分利用各种宣传形式,提高群众对“单独二孩”政策的知情率,及时掌握最新实行的“单独二孩”政策。

  在 “单独二孩”相关政策出台后,吴山镇高度重视,首先利用广播进行有声宣传,对新条例、新政策进行了宣传报道,对群众关心的热点问题进行了详细说明,明确我国人口众多的基本国情没有根本改变,计划生育基本国策必须长期坚持,计划生育工作必须常抓不懈。

  其次组织工作人员利用开展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之机深入村组进行宣传,讲解“单独二孩”政策的条件和办理程序,并在便民大厅设立咨询台,解答群众对“单独二孩”生育方面的有关政策,让更多育龄群众清楚 “单独二孩”政策的精神,为广大群众答疑解惑,提高广大群众对新政的知晓率,使群众对新政策有了正确、充分认识,确保新的生育政策顺利实施。

  (孙红梅)山乡秋色 储青 摄

  收获的秋季,国购集团捷报频传。在最近发布的2014年度安徽省民营企业营收百强名单中,安徽国购投资集团以优异表现荣列第三名。这是国购集团自2011年以来,已连续四次问鼎安徽民营企业前三甲。

  近年来,国购集团不断重拳出击,始终以推动安徽经济发展为己任,推进实施了多个重点项目。其中,位于合肥市新站区的超大体量的京商商贸城,建成后将会成为辐射华东、影响全国、面向世界的全球化商贸市场和全国最大的电商产业平台。同时,集团斥资10亿元成立国购机器人产业控股有限公司,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共同成立机器人研究中心,并与中国科技大学、合肥高新区管委会联合签署发展合肥机器人产业战略合作协议,拟于高新区兴建机器人产业园,打造本土的机器人产业孵化平台,借助省会合肥的区位优势大力发展优势项目。面市将近一年的机器人主题餐厅,更是为集团赢得了大量的人气,受到全省人民的热切关注。近期,集团又一举拿下合肥三里庵商圈西园地块,该地块建成后将成为合肥商业新标杆。

  在集团不断发展壮大的同时,也持续获得了政府和社会的广泛认可,连续多年位于全国民营企业500强、中国房地产企业50强等荣誉之列。

  国购集团始创于1993年,是集产业投资、商贸物流、文化动漫、现代金融为一体的综合性、国际化企业集团,业务覆盖全国,合作伙伴遍及全球。2014年,集团总资产逾355亿元,全年实现营收191亿元。

  产业投资涉及智能机器人、新型材料、高端装备制造、新能源等新兴技术产业。商贸物流集商品交易、电子商务、仓储物流、酒店会展等功能于一体,形成了商贸物流“城市综合体”。文化动漫重点建设以中国文化元素为主导,有效融合芬兰、美国、日本等国家动漫技术,涵盖动漫产品研发、动漫娱乐体验、衍生品交易等功能于一体的室内动漫文化城。现代金融涉及证券、保险、投行、基金、信托、金融租赁、金融消费、互联网金融、第三方支付等业务。在继续稳健发展上述产业的同时,国购集团加速实施资本化运作,目前已入主上市公司中发科技 (代码:600520),涉足微电子技术领域。国购集团还积极与高等院校、科研院所、金融机构合作,构建企业高端智库,将最前沿的核心科研成果产业化,助推企业转型升级、创新发展。

  国购集团秉承诚信、阳光的企业精神,以“生动你的生活”为使命,向着“中国影响力、世界500强”的企业愿景奋力前行。